体育频道> 体育新闻> 海上体坛

世界冠军"转行"大学老师 体操严明勇开启第二赛道

  8月2日下午,中国体操时隔9年奥运夺冠,刘洋尤浩包揽吊环金银。与此同时,上海广电大厦15楼,刚刚退役的严明勇正在和主持人搭档进行着体操项目的解说。去年刚退役的他,正式转入上海体育学院。在上海体院体育教育训练学院,担任体育教研室的一名体操老师。

  大学教师、教练、裁判、解说……他用自己的行动证明,开启第二条赛道后,他也能继续奋战在他所爱的体操行业。身为一个运动员,只要有着那股坚持不懈的“精神气”,无论是什么地方,都能闯出一片天地。

  运动生涯落幕 有美好也有遗憾

  就连在后台化妆的时候,严明勇也不忘拿着手机看体操决赛。“这是中国夺金点。”旁边的造型师忙得热火朝天,他一直微微低着头,专注又认真地分析着刘洋和其他对手的动作。“刘洋的发挥非常完美,尤其是他的落地,十分稳健。吊环这块金牌对中国队来说非常的及时。”

  英雄惜英雄,他和刘洋既是对手,又是朋友。2013年的大连全运会是他战胜了刘洋。2017年的天津全运会,也就是严明勇的最后一届全运会,是刘洋战胜了他。体育场上没有输家,但今天的聚光灯打在了刘洋身上。

  回望30多年的运动生涯落幕,如果说没有遗憾,那是假的。严明勇6岁开始练体操,2009年第一次拿到体操世锦赛的冠军。站在最高领奖台上的那一刻,看着五星红旗冉冉升起,他无比自豪、骄傲。

  2002年,严明勇首次参加全国体操锦标赛,不料在跳马比赛中受伤。严重的膝盖韧带拉伤,使严明勇含泪退出了比赛。受伤以后,严明勇不得不放弃了全能项目,从一个全能选手转变成了单项选手,主攻吊环。

  2004年,他拿到了吊环项目上自己的第一个冠军,2005年进入了国家队,从此开始一路披荆斩棘。“受伤对我来说是一个运动生涯的转折点,”严明勇回忆。2012年3月8日,在奥运会赛前的队内测试中,他落地时,同样的膝盖上髌骨脱落。因为当时离奥运会只有4个月,想着可能是自己唯一一次参加奥运会的机会,“也是要再拼一下,第二天就去医院做了手术。”三个月后,他已经恢复到90%的水平。但最终遗憾错过伦敦奥运会。成为他运动生涯最大的遗憾。

  与伦敦奥运会失之交臂是他的伤痛,但在随后的全运会上,他成功卫冕吊环金牌,也为自己的运动生涯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在业内,严明勇有一个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吊环动作。这样的待遇在体操运动员当中是极少数。这是充满力量、观赏性强的高难度动作——悬垂直臂直体慢拉起向后慢翻上呈水平支撑,是个E组的高难动作。

  在刘洋夺冠的动作里,就有这样一组支撑。“‘严明勇支撑’,很多朋友都发信息告诉我,他们听到了我的名字。”提到这点,已经在第二赛道上起航的他带着骄傲和释然。

  解锁场外精彩 高难度婚纱照甜度爆表

  2019年,一组高难度结婚照“火出圈”了。新郎在鞍马、吊环、单杠等器械上摆出各种高难度造型,和新娘甜蜜互动,被大家称为“史上难度最高结婚照”。照片中的夫妇正是严明勇和他的太太,同样是体操运动员出身的马秋静。

  2017年两人的儿子出生了,如今4岁多的小家伙非常的调皮可爱。疫情期间,父子二人还合拍了一组宅家锻炼的视频,他和孩子一起展示如何借助沙发和地毯,完成简单的亲子体操动作,用玩耍的形式达到健身的目的。

  对于严明勇而言,不同阶段有不同阶段的困难。有人说,其实每个运动员都有自己独特的优势,也许过去数十年间他们专心于运动场上,无暇去发掘自己潜力,如果能将这种优势变成自己未来生活的保证,他们就有可能在退役后的战场上取得成功。这样说起来,严明勇在第二赛道上的路也越走越平坦了。

  “转行”大学老师 开启“下半场”人生

  退役运动员的身上总是保留着一股特殊的气质,那就是他们在运动生涯里对胜利的不懈渴求。这样的气质同样帮助他们在其他领域开疆拓土。

  为什么会选择在大学教体操?严明勇说,自己试图掀起“自上而下”的体操热。“我们在俱乐部里发现,很多孩子,上了学之后就停掉了训练。或者是到了中考,再过来专门突击训练。但是在日本和美国的普通大学里面,都有体操的课程,而且都是相对比较专业的体操队。”

  体操是一个相对来说周期性比较长的项目。在他的设想中,如果体操运动能够在大学生的升学考验上有所助力,那么整个社会或许会形成一个从小学、中学到大学全通的体操热,届时会吸引更多的人来提倡体操运动。“我们需要形成一个自上而下的一条通路。这样的话,不管是从专业体校选人才,还是从学校选人才,我们竞技体操的后备人才的选择范围才会更大。”

  在未来,他依然想要在体操这条赛道上做延伸,“目前,我在国内的一些赛事中担任裁判,包括后面的全运会,另外一个目标还是继续推广咱们少儿体操和体操教育,多给咱们体操界找些好苗子。”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本文来源:青年报 作者:陈嘉音 责任编辑:三千世界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许可证编号:31220180001 沪ICP备09025212号 沪网文[2017]6486-491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09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