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频道> 体育新闻> 国内足坛

辽足五大片段:亚俱杯夺冠最高光 本山留下一句话

  辽宁队,给了球迷许多难忘的记忆。1990年夺得中国足球首个洲际冠军——亚俱杯;1999年辽小虎横空出世,险些创造“凯泽斯劳滕神话”;一鸣惊人的曲乐恒突遭车祸,之后的”兄弟反目”;著名笑星赵本山入主辽足,却很快无奈放手;放弃亚冠资格的“辽跑跑”事件……

  辽足在国内足坛称霸,是从1984年足协杯开始,那一年李应发率领马林、唐尧东那批球员横空出世,开始了国内外大赛“十连冠”的征程。

  在十个冠军中,最耀眼的无疑就是1990年的亚俱杯冠军。辽宁东药队决赛对手为日本尼桑队(就是现在的横滨水手队)。当时日本尼桑队中有日本国脚级别的球员,而且还有几名实力强劲的巴西外援,主教练是巴西籍的奥斯卡,辽宁东药没有一名外援。首回合在日本,辽宁队2比1赢了,回到主场1比1,以3比2的总比分压过对手,拿到了中国足球的第一个亚洲冠军。

  当时的沈阳球迷协会会长黄祖钢回忆:“因为两次球迷投掷的彩带导致体育场停电,电视转播信号两次中断。当天的风力至少有六七级,球迷扔的彩带被风刮到了场外,一些挂到了电线上,锡箔导电,一下子短路了。”因为突然的停电,给“4·29”之战留下了难以磨灭的遗憾,现场的电视转播无法进行,甚至最后的影像资料也只有沈阳电视台临时用单机拍摄的零星画面。

  30年前的那个亚洲冠军,远没有现在想像的那么风光。傅博还记得亚俱杯带来的最大荣誉就是辽宁队被集体评上了“五一劳动奖章”。至于奖金,马林已经不记得自己是否拿到,李应发的记忆也很模糊,他说:“大概不超过一万块钱吧。”只有傅博肯定地说:“我记得很清楚,主力发了6000块,是赞助商东北制药厂给的钱。”

  另一项奖励是由当时的辽宁省体育局局长崔大林赛前制定的,拿了冠军之后全体人员工资涨三级,那时候每级工资只有十几元钱,也就是说,球员每个月涨了40多块工资。傅博说:“我们那批队员的工资已经涨到头了,大家每个月的工资是900多块,当时普通人上班挣个100多块就已经不错了。”

  十连冠是辽足最辉煌的年代,亚俱杯时,于明还是年轻的替补。当1994年中国足球职业化之后,辽足就再也没有获得过顶级联赛赛事全国冠军,而且在1995年迎来了首次降级。于明回忆:“几年前我们是那么辉煌,但当我踢主力的时候,球队降级了,当时感觉天都塌下来了。”赛后于明和姜峰两人相拥而泣的图片,占据了各大报纸的版面。如今辽足解散,于明表示:“虽然难受,但和第一次降级相比,还是平静很多。辽宁宏运虽然没了,但辽宁足球还在,辽宁足球肯定会重新崛起。”

  ▲1990年4月29日,五里河体育场,辽足夺得亚俱杯冠军

  1999年,辽足险些创造“凯泽斯劳滕神话”。

  1995年降入甲B之后,辽足逐渐启用年轻球员,到了1998年,用张引“十年磨一队”培养的辽小虎完成换血,那一年辽小虎取得了甲B联赛的亚军,成功冲回甲A。

  1999年,回到甲A的首场比赛,辽足客场面对甲A霸主——大连万达,曲圣卿一剑封喉,辽宁客场斩落大连,打破了大连队“金州不败”的金身。在接下来的比赛中,辽小虎青春风暴席卷甲A赛场,曲圣卿、张玉宁和李金羽组成的进攻“三叉戟”势如破竹,联赛第20轮,主场6比1狂扫甲A豪门上海申花,是“三叉戟”那个赛季最疯狂的表演,李金羽上演帽子戏法,张玉宁头球梅开二度,曲圣卿也打入一球。

  肇俊哲、李铁、张玉宁、李金羽、曲圣卿……成为了全国球迷追逐的偶像,他们每到客场都有很多球迷为他们加油。中国版的“凯泽斯劳滕神话”开始被人们期待,张引和他的弟子们距离冠军只差15分钟——赛季最后一场客场挑战北京国安,只要获胜,辽小虎就能够创造“神话”。

  比赛开场仅仅10分钟,曲圣卿就攻入个人那个赛季的第17粒进球,帮助辽宁队取得领先。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辽宁队距离本队的首个甲A联赛冠军越来越近,但谁都没有想到的是,第75分钟,高雷雷的进球最终毁掉了辽宁队整个赛季的努力,神话破灭。

  辽小虎全国闻名,他们也成为了国足2001年预选赛杀进韩日世界杯的主力。跑不死的李铁,成为后防线前最强悍的屏障;攻守均衡的肇俊哲后来成为辽足的旗帜,2002年世界杯上击中巴西队门柱的那脚射门,让人记忆深刻;还有李金羽、张玉宁……

  当大家都以为辽小虎2000年会继续是争冠热门时,辽足开始了“卖血”,球队与争冠越离越远。

  ▲1999年的辽小虎

  也许他能成为更加耀眼的辽小虎,也许他会比张玉宁、李金羽获得更高的成就,他是英俊爽朗的7号曲乐恒。本该大放异彩的青春遭遇不可逆的意外,为他昙花一现的职业生涯画上一个“不甘心”的省略号……

  2000年的“超霸杯”,初生牛犊的辽宁抚顺对阵风头正劲的“双冠王”山东鲁能。主力中锋张玉宁因伤不能参加这场关键战,7号曲乐恒出战,在1999年的甲A联赛只有7次出场纪录,0进球、0助攻,甚至连黄牌都没得一张,这位时年23岁的年轻前锋,过往表现完全不能令人信服。但在这场4比2的较量中,曲乐恒独中三元,一举成名,成为了最耀眼的“超霸杯”之星。张玉宁的位置受到了极大的挑战,曲乐恒在辽足大有取代张玉宁的趋势。

  2000年4月26日,那场杯赛一个月后,一场意外的车祸引发了甲A年代著名的“曲张官司”。场外风波不仅使得冉冉升起的新星中断了职业生涯,也使得曲乐恒与张玉宁这对昔日好友割袍断义,从此交恶。

  当天夜里,沈阳市东陵区王滨沟乡,张玉宁驾驶的肇事车辆撞上了路边的大树,当时坐在车上的其他三个人是曲乐恒、王刚以及王刚的女友。关系甚好的四人当时是去参加饭局,局是张玉宁凑的,事故也正发生在饭局结束后的回家路上。这场车祸中,只有坐在副驾驶位置的曲乐恒受了重伤,他被确诊为“十二椎前脱位、腰椎压缩性骨折”,被鉴定为一级伤残,下半身瘫痪。

  曲张二人、曲张两家的矛盾很快就上升到了对薄公堂的层面,受害者一方将这场事故定性为“黑社会”导演的一场有预谋的报复。在曲乐恒看来,自己在“超霸杯”上的崭露头角已经严重威胁到了张玉宁在球队的主力位置,所以,张玉宁势必要给他一个教训。一时间,“黑社会”、“老七”(曲乐恒透露张玉宁在社会组织中排行第七位)等等一系列敏感的词汇相继在媒体舆论中走上前台,让人不寒而栗。张玉宁对于曲乐恒的指控当然是极力否认。

  “我过着常人无法想象的生活,忍受着常人无法想象的痛苦,每天只能借助于轮椅进行短距离的移动,无法像正常人那样去自己想去的地方,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小便功能的丧失使我一年四季都穿着厚厚的尿布……”法庭上曲乐恒这样表述自己车祸后凄惨的生活。

  2004年11月,车祸发生的4年零210天后,张玉宁将234万元赔偿金打入了法院指定账号。当天,张玉宁召开了媒体见面会,当众展示了与曲乐恒少年时代相处的老照片,他说自己对不起曲乐恒,不管曲乐恒接不接受自己的道歉,他会一直把后者当兄弟。至此,曲乐恒慢慢淡出了人们的记忆。

  ▲2004年,张玉宁召开新闻发布会,讲述“曲张案”

  2005年,一直作为知名笑星出现在公众面前的赵本山突然“摇身一变”成为了“辽小虎”的董事长。赵本山入主辽足,有自己的具体规划:在自己的影视城内建立足球大学,买下某档电视节目开启文体专栏,豪言:再也不欠薪,三年之内拿到中超冠军。赵本山入主受到了球迷的欢迎,球迷们几百台车在高速入口等待。赵本山曾经这样解释自己入主辽宁的原因:我这人喜欢足球。

  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履新之初,赵本山就遇到了很大的麻烦,辽足遗留的大量新老官司都一起涌来。奥体中心索赔257万,万林集团、三元集团和球员曲乐恒都提出了数百万元的赔偿要求。一时间,刚刚因为赵本山到来似乎看到“不差钱”曙光的“辽小虎”再次陷入前景迷茫的困境。

  在走马上任的第一场联赛,辽足就被上海中邦1比1逼平,这让赵本山很没面子。据说,在那场比赛之前,赵本山为了防止可能出现的“意外”,特意请了多名行家在看台上观摩比赛,并时刻注意“亚洲游戏”的变化。巧合的是,辽足的表现与亚游的三次震动几乎完全一致。赛后,徐明、罗宁甚至连中邦老总卫平都觉得比赛太蹊跷,酒桌上,赵本山仅仅用了几分钟就做出让王洪礼下课的决定,同时还差点儿作出让王洪礼的儿子王亮“停赛、停训、停薪”的决定。

  整顿了教练组之后,赵本山在辽足度过了一段平和而又充满江湖气的三个多月。在此期间,赵本山动用人脉关系,为辽足筹钱,敲定中誉1500万的赞助款项,上海生命人寿保险公司又决定买下辽足空白了半个赛季之久的球衣背后广告,数额为300万元;在与英甲谢菲尔德联队的一场友谊赛中,赵本山又为辽足拉来了90万元现金赞助……

  各路明星好友的助阵,让辽足主场着实火了一阵,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赵本山愈发感到辽足的水太深,他甚至都不知道俱乐部真正的大东家是谁。以前对于俱乐部经营毫无经验的赵本山,在入主辽足之后,发现很多问题,这些问题都是与钱密不可分,12月8日,赵本山正式对外宣布退出辽足。

  仅仅180天就撤退,赵本山留下了一句:水太深,足球太脏。时隔多年,回顾这段往事,已经是局外人的赵本山曾经风趣而深刻地感叹说:“中国足球是盘好菜,但夹菜的筷子都有毒……”

  ▲2005年,赵本山入主辽足发布会

  2011年,凭借杨旭、于汉超、张鹭等“87一代”的出色发挥,辽足获得了中超第三名,历史上首次拿到了亚冠资格。2012年初,就在球队全力备战亚冠的时候,辽足却突然宣布放弃亚冠资格。

  对于退赛,昔日辽宁俱乐部总经理黄雁有这样的解释:主要因为亚足联突然更改中超的亚冠名额打乱了球队的计划;此外,参加附加赛一旦失利,还要自费参加没有经济效益的亚足联杯赛,势必影响联赛成绩,在俱乐部看来得不偿失。亚足联规定,如果强行不参加亚足联杯,俱乐部不仅要受到至少2万美元的处罚,而且将被禁赛两年。所以,辽足最终决定放弃亚冠资格。

  其实,辽足最终退出亚冠的根本原因是俱乐部想以参加亚冠为由向辽宁省有关方面讨要扶植政策,但是并没有得到答复,因此宏运集团高层一怒之下做出了退出亚冠的决定。

  辽足此举被球迷讽刺为“辽跑跑”,这不仅让辽宁球迷失望,也让辽足球员伤心。

  辽足队长肇俊哲表示,“精神支柱倒塌了”,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该做出怎样的选择。他说:“从辽足的角度来说,我肯定理解俱乐部的决定,我也相信俱乐部这么做是有道理的。但对我个人来说,我真的很难过,作为一名职业球员,尤其像我这样处于职业生涯晚期的球员,非常珍惜打一次亚冠的机会。可是突然之间,这个机会没有了,我觉得就好像精神支柱突然倒了,我有点迷茫了。”

  ▲2012年肇俊哲接受采访

  从那以后,辽足每况愈下。2016年爆出宏运集团董事长王宝军涉及全国人大代表贿选案,让辽足俱乐部的根基发生了动摇,大股东投入开始锐减,球队已经无人可卖,带来的自然是成绩的下滑,2017年辽足降入中甲,直至2020年5月,辽足的注册资格被取消。

  67年历史的中国足坛老牌球队,就此画上了句号。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本文来源:足球报 作者:林晓华 责任编辑:刘松涛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许可证编号:31220180001 沪ICP备09025212号 沪网文[2017]6486-491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09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