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频道> 体育新闻> 海上体坛

F1第1000站周末开幕 北极虾叶飞:如果没有遇见你



潘盠盠(左一)和叶飞(右二)

    4月12日-14日,一级方程式赛车,也就是我们简称的“F1”,就将迎来里程碑式的第1000个分站。1950年5月13日在银石赛道上,第一次方程式赛车的起步,除了前F1掌门人伯尼,世上恐怕难寻见证者。2004年F1落户上海,16年不长也不短,参与赛事运营的工作人员、媒体、车迷都是见证人,和赛事一起成长。

    上周开始,我们邀请其中的几位来分享他们的故事,讲述被F1感染、被F1改变的人生。最重要的是,第1000站就在本周,就在上海,就在我们眼前。我们邀您一起见证当下。

    本期,受访的两位朋友,车迷们一定不会感到陌生——知名解说“兵虾组合”里的“北极虾”潘盠盠,以及国内车迷的观赛宝典《F1速报》主编叶飞。作为国内F1解说届的老熟人,他们与F1又有哪些不为人知的奇妙故事?

    每年的F1都是长篇小说

    2002年底,五星体育解说员李兵在“ou rF1”上找到了潘湧湧,2003赛季“兵虾组合”正式合体。“第一场解说,看着摄像机切过来,要说话的时候还真的蛮紧张的,有点要从位置上掉下去的感觉。但几场下来就找到了感觉,现在是人越多、场面越大越兴奋。”

    2003年解说F1,北极虾说,最大的困难还是在信息源很窄。“我基本上会在赛前一周密集收集资料,但信息源就是大家都知道的寥寥无几的几个网站。你要做有别于他人、传递出更多信息,真的是不太容易。当时全世界范围,F1系统化的网站都不多,国外在这方面也并不超前,只是他们一手信息比我们好得多。”

    “我们解说F1,不仅仅只是传声筒,做好F1的基础知识解说或是足够深度的背后技术的储备解说,只是我们所需要做到的最起码的成分。F1所涉及的科学领域极其广阔,我希望把赛车运动的解说知识延伸到更多专业领域去,让大家通过看比赛、听解说能得到更多的扩展知识,这样才能更加了解F1热爱F1。”

    关于F1解说,北极虾设计了一个框架:每年都是一部长篇小说,“我要把这个故事梗概说给观众听,但我要等待比赛的时间节点,事实上很多特定的情况的确就会出现在赛季的每一个不同的比赛阶段里,通过直播画面将储备在脑海中的无数内容,在最快速的时间段里面,通过简洁高效易懂的话语告诉给观众。因为场面上的情况瞬息万变,有一些知识点不合适长篇冗余地在精彩的时间段里面进行介绍,但是当比赛进入稍微乏味一些的阶段时,则可以见机行事通过一些画面把之前没有说完或是新的知识点重新带出来。基于此,我希望解说能上升到一个更深的层面。”

    为了更深入地了解F1,北极虾说,他在网上下载了能够下载到的所有视频,反反复复地看,有的视频细节前后看了不下几百次。“上世纪90年代末,F1模拟游戏已经做得相当成熟了。通过方向盘、通过模拟器,我无数次地去模拟比赛画面或者自己去开那个赛道,数百上千圈的积累。当时资讯匮乏,通过这样的方式能够更好地有一个代入感。”

    “记得2000年初的样子,当时国际上第二大的软件公司CA有款软件叫Unicenter,是当时负责提供迈凯轮车队发动机监控的一套复杂软件,我做了大量的学习和认证。即便我明白可能之后对我来说没有用,但是它可以让我通过更加深入和专业的接触方式,了解F1相关的知识点,并且义无反顾地去进行学习。”北极虾感叹,人生就是这样,很多东西冥冥中早有预定,“所谓的蝴蝶效应也好,闷着头努力追求也好,最后的结局我相信往往不会太差。但是我个人的人生信条,始终认为在你向着一个毕生的梦想而努力的时候,你必须做到心无旁骛,甚至完全不计最终的结果去进行探寻。”

    和李兵搭档六七年,公共电视台的频繁亮相让北极虾迅速在赛车领域乃至体育爱好者中声名鹊起。北极虾说,他非常感激李兵。“兵哥不单单是我的带路人,也是在F1这条道路上为我指引方向的一个重要角色。是他给我机会,让我在F1这片天地间获得契机去做很多事情,他是我的恩人。”

    从北极虾“变”回潘湧湧

    进入F1这只“蛋”中解说做得风生水起,杂志、报纸约稿不断,北极虾在赛车媒体人这条路上飞驰。但一位日本同行的话,成为他职业生涯的拐点。那是一位在F1从业35年的记者,却感叹自己依然没能挤进这个圈子。

    这样的沮丧,北极虾深有同感。他后来跟人打比方:就像你剥开了鸡蛋壳,渗入到蛋白这个层面,却没有办法进到蛋黄里去。2008年9月,北极虾做了一个重要决定,应邀成为FCACA车队总经理,他要参与到车队的运营中去。转型的另一个标志是,北极虾又“变”成潘湧湧了。

    后来潘湧湧又加盟了“久事”,现任上海国际赛车场的副总经理。“F1那一周热闹完之后,大部分时间的其他赛事准备是枯燥且辛苦的。我们是承办赛事的场地方,需要面对很多准备、协调的工作。”

    潘湧湧还将F1比作结婚。“轰轰烈烈的一场婚礼,接下来就是平淡地互相扶持去过好余生。生活不会每天都精彩的,就像管理赛道和引进赛事一样,怎么找到符合中国赛车发展、中国赛道长远发展的一条道路,是我们作为从业者需要不断去深思的,即便赛车运动在国外已经发展有一百多年了,但是对于我国市场只有部分参考价值,大部分的路只能靠国人自己来开垦和探索,没有规律可循。”

    采访末尾,我问了一个挺俗的问题:如果没有F1,你会做什么?

    潘湧湧的回答更“老套”,他竟然引用邓丽君的歌词:“如果没有遇见你,我将会是在哪里。我自己也没有办法想象,但往往就是这些,错综复杂或者因缘巧合所组成的,这可能就是人生吧。”

    其实同样的问题,我还问了李兵的另一位解说搭档、也是北极虾在《F1速报》时的同事叶飞。如果没有F1,你会在做什么?叶飞说,“我还是会跟交通系统打交道比较多,因为我这个人对道路桥梁比较感兴趣,说实话喜欢F1也是从喜欢赛道开始的。”

    创刊《F1速报》

    叶飞说,无论如何他最终是要跟赛道、赛车打交道的。事实也是如此,2000年叶飞大学毕业之初,原本是在互联网做新媒体人。后来有朋友找上门,说想投资做赛车杂志,知道他是专家,见面一聊一拍即合,2003年《赛车杂志》创刊了。叶飞担任主编,招人、定内容框架……一通忙活。

    转眼2004年夏天,正好又有一个机会,可以跟日本的《F1速报》版权合作。《F1速报》创刊又是从人员招聘、内容框架一手策划起来,叶飞深切地体会了“创业”的挑战与成就感——15年前,他未必能想到,这份杂志将成为国内F1车迷的观赛宝典,培养了大批F1忠实粉丝。

    2007年《F1速报》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派记者去现场。“这是杂志的第三阶段,真正开始实施是2008年。派文字和摄影记者去现场,一年跑13站以上。因为国际汽联规定,要单赛季采访满13站才给颁下赛季的全通证。当时国内虽然也有外派记者采访F1某个分站的,但像我们这样拿到全年证的,《F1速报》是第一家。”

    有记者在第一现场,就有原创内容了,《F1速报》也在这一阶段走向鼎盛,成为国内最权威的F1赛车杂志。可惜后来媒体环境、尤其小众纸媒环境恶化,杂志逐渐转向线上,叶飞也在2013年离开,完成了个人职业生涯的转型。

    业务从卡丁车拓展到电竞

    “转向哪里,开始想得挺多,但机缘就在两年前。”2011年,《F1速报》办了一个“上海市大学生卡丁车锦标赛”,影响力相当不错,叶飞也因为赛事认识了很多业内人士,于是在2013年选择人生方向的时候,他决定跟朋友合作,“在卡丁车行业搞一点名堂出来。”

    然后,“卓飞体育”诞生,叶飞出任总经理。“当时,一方面是想培养一些人出来,另一方面是想在最基础的产业链这块有所发展。做着做着,又渐渐涉及到专门的年轻车手的培训、经纪、包括海外对接的业务。简而言之,就是从一个最基础的点,延伸出去,然后把很多东西串了起来。于是,就做到车手培育的一条线上去了。”

    再然后,叶飞又发展到跟国内的一些产品、品牌合作,不是简单通过赞助,而是通过产业合作帮助他们与国际的赛车连接起来。现在他在研究电竞,赛车电竞。“无论是做杂志,还是做解说,我都偏向于研究F1商业运作方面的内容,喜欢研究得透一点。”或许就是这个“偏向”把叶飞带到了赛车产业的经营领域。

    “接触F1最大的收获,是找到了一个自己喜欢的东西,还可以把很多的想法融入到这个里面去。”就像叶飞所说的那般,“喜欢F1,从赛道开始。”即便在实现自己想法的这条赛道上继续前行,是个困难且缓慢的过程。但无论如何,既然遇见,他就会全力以赴。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本文来源: 作者:王 嫣 责任编辑:排山倒海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许可证编号:31220180001 沪ICP备09025212号 沪网文[2017]6486-491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09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