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频道> 体育新闻> 上海东方男篮> 上海男篮新闻

大鲨鱼进季后赛得谢姚明?面对老冤家盼收不同结局

  摘要:上赛季季后赛附加赛以1比2的总比分被北京男篮淘汰的“大鲨鱼“,这一次能否书写不一样的结局?

  昨晚本赛季CBA常规赛最后一轮中,上海男篮在主场大胜福建,以常规赛12名的身份,拿到了最后一张“季后赛入场券”。“大鲨鱼”将在季后赛附加赛遭遇的对手也由此确定——常规赛排在第5名的北京男篮。

  这一结果仿佛上赛季的翻版:同样是新政“帮忙”,同样是“压哨晋级”,同样的对手。上赛季季后赛附加赛以1比2的总比分被北京男篮淘汰的“大鲨鱼“,这一次能否书写不一样的结局?

  上海男篮能够压哨进季后赛有一定的幸运成分,首先就要“感谢”姚明,姚主席2017年推出的CBA新政已经两次“帮”到了自己昔日的母队——上赛季CBA将季后赛名额扩容至10支球队,上海男篮最终以第10名晋级,而本赛季CBA季后赛名额首次增至12支,“大鲨鱼”又一次赶上“末班车”。

  有业内人士认为,增加季后赛球队的数量,很大程度上将常规赛的竞争变得更加激烈,那些“中游球队”有了更多进军季后赛的机会,每一场比赛的较量都至关重要。此外,无论从年轻球员发展、俱乐部投入还是赞助商利益来看,扩充季后赛名额后他们都是得利的。

  从近两个赛季的情况来看,故事的确向着姚明希望的方向发展:本赛季CBA最后几轮,4支球队还在激烈地争夺3张季后赛门票,而结果最后一刻才揭晓。

  进季后赛,是上海男篮本赛季的最低目标。但要更进一步,翻过北京男篮这座大山,难度非常之大。

  上赛季不敌北京男篮的最大原因,是上海男篮还在犯“老毛病”:太依赖外援。

  京沪大战三轮较量,虽然外援是实力的保障,但最终杀死比赛的都是本土球员——第一场是上海男篮的卢伟,第二场是北京的王骁辉,第三场是北京的常林等。

  本赛季,北京男篮的变化很少,他们依然是上赛季那支默契成熟的球队。北京男篮的战术思路很清楚,主帅雅尼斯曾是中国男篮助理教练,这位欧洲教练不喜欢打“球星球”,而是以团队为主。北京队的套路看似简单却十分多变,全队以多次传球、最后球员空位出手打法为主,打得具有欧洲篮球的风格,谁的手感好谁上,谁的体力好谁顶;北京男篮的小外援杰克逊,朴实无华,不占球权,在需要的时候会闪光,乐意给国内球员做球,当球队的绿叶。方硕、翟晓川、刘晓宇等一干出类拔萃本土球员,在杰克逊的串联下,形成极强的化学反应。

  稳定,成为了北京男篮最可怕的地方。

  反观上海男篮,本赛季迎来很大的变化:功勋教练李秋平回归,大外援换成了经验丰富、策应能力强的老将斯科拉,此外本土球员配置被进一步补强。

  也因为这样的改变,上海男篮在赛季初打出有声有色的团队篮球。但大好的排名和形式没有持续多久,故事的剧情突然急转直下,主力本土球员接连受伤,打破了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战术体系,将所有成果蚕食殆尽。

  上海男篮要赢北京男篮,只能靠团队篮球。因为CBA没有哪支队伍比北京男篮更清楚和更善于利用上海男篮的软肋——弗雷戴特。

  如果没有记错,本赛季弗雷戴特单场出手次数最低和得分最低的那一次,就是在面对北京男篮时。因为北京男篮会频频使用高位夹击,让弗雷戴特始终无法舒服拿球,即便通过无球掩护拿到球权,也无法舒服投篮。被不少球迷称为“坏小子”的王骁辉,就最其中关键一环。他用尽各种方法,时刻保持对弗雷戴特的干扰。

  图说:王骁辉的防守侵略性很强。

  头号外援被限制,就要求本土球员能够更坚定地站出来,“大鲨鱼”有过成功的经验。本赛季唯一战胜北京男篮的那场比赛,从比赛开场,李秋平让董瀚麟和蔡亮挑起进攻重担,为两位外援节省体力;他把老队长刘炜雪藏大部分时间,在最关键的第四节比赛,用一个体能状态良好的刘炜来控制节奏,指挥比赛。刘炜在胶着之时,两次骑马射箭得分,为球队建立优势;比赛最后时刻,李秋平对王潼委以重任,后者不辱使命,用出色的机动性和身体条件,努力冲击篮板和对方内线,两个关键前场篮板,让“大鲨鱼”反败为胜锁定胜局。

  所以上海男篮不是没有赢的可能,但本土球员的发挥,是战胜强敌的关键所在。据了解,因伤休战三个月的内线大将董瀚麟已经归队,但是离开他真正复出可能还有一段时间。不管董瀚麟能否及时回归,上海男篮首先要端正态度,用正确地指导思想去拼对手,而切莫走回过去的老路。

  图说:球迷们希望队长刘炜还能多打一年,季后赛,这位39岁老将的发挥也将起到关键作用。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本文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姚勤毅 责任编辑:三千世界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许可证编号:31220180001 沪ICP备09025212号 沪网文[2017]6486-491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09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