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频道> 体育新闻> 海上体坛

上海桥牌女将亚运夺金幕后:打“超混”脑子没搞混

2018-09-14 08:58:23

    打桥牌要接受兴奋剂检测,这对久经沙场的上海籍桥牌世界冠军王文霏、沈琦来说也是第一回,幸运的是,在雅加达亚运会上,她俩经历了从项目突变到首次应对兴奋剂等全新考验,为中国桥牌队拿下桥牌项目首枚金牌立下头功。这对世界冠军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第一次代表祖国在洲际综合性运动会上夺得桥牌冠军,非常值得。

    参赛项目临时变动

    印尼接替越南主办亚运会,作为印尼国内受欢迎程度仅次于羽毛球的体育运动,桥牌因此成为亚运正式比赛项目。为了能在这个项目上夺金,东道主动足了脑筋。中国队优势最大的女子团体小项被取消,代之超级混合团体,这在桥牌国际大赛上尚属首次。

    超级混合团体赛制要求由女选手与男选手同桌竞技来计算积分。作为世界冠军,也是目前国内实力最强的一对女牌手,王文霏和沈琦临危受命,成为中国超混队的参赛选手。”此时已是5月底了,离开亚运会开赛不到3个月。“超混”要求每队派出6名选手,中国队的人员配置是2女4男,与印尼队一致。“知道这个安排后,我们就想,最重要的是照顾好身体,因为我们当中有人倒下的话,根本没人顶上来。”身经百战的世界冠军王文霏解释,自己和沈琦的压力主要来自这方面。

    出征前,她们在位于北京怀柔的国家登山训练基地集训,每天都会抽出一个小时步行,锻炼身体。

    队会在宿舍走廊开

    来到雅加达,入住亚运村,对她们来说,这里的条件也需要克服。5平方米的宿舍,门一开就对着床,再多个人都站不下。“我们队里开会,都是在走廊里。”王文霏透露:“不光我们,郎平教练和女排队员也一样。”

    每天一早就要搭班车去赛场,牌打完已是晚上7时,再回到宿舍,两人还要复盘,上床休息,时间更晚。而且,房间的隔音也不好,年龄大些的王文霏说,自己不是那种倒头能睡的,每天想法保证睡眠,也是重要功课。

    有时饿肚皮打比赛

    在有10支队伍参加的“超混”项目中,中国队开局并不顺利,不过之后她俩发挥出色,帮助中国队以预赛排名第二进入半决赛。与东道主印尼队的半决赛,第一节中国队就以63比10大幅领先,最终一鼓作气连胜3节,以137比60淘汰对手,随后在决赛中击败中国香港队,轻松夺冠。

    很多人并不知道,因为要保证通过亚运会兴奋剂的检查,王文霏和沈琦有时是饿着肚子打完比赛的。“在怀柔集训的时候,就来过一次飞行药检。以前觉得兴奋剂离开我们很远,这次算真正体验了。”王文霏说,为了确保通过兴奋剂检查,他们只能吃些海产品和蔬菜。赴雅加达那天,怕飞机餐不符合标准,两人还特地从基地带了吃的上去。而到了亚运村,这里的伙食基本是东南亚口味,香料咖喱为主,吃不惯,所以对身体更是一种考验。“我要感谢我的搭档(沈琦),她把我照顾得很好。”王文霏说。

    领奖感动不可替代

    “之前我在世锦赛也为中国队拿过冠军,但站上雅加达的领奖台,看着五星国旗升起,心里的那种感动还是不一样的。”沈琦说,要特别感谢工作单位上海龙头(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尽最大力量支持,让自己可以心无旁骛,全身心投入到桥牌事业中,为国争光。拿过全国冠军、全运会冠军、世界冠军的王文霏则感叹亚运会综合性运动会的独特魅力,称这是一次骄傲的经历,“我还是很喜欢坐上牌桌的感觉,希望能赢,为国家去赢。”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本文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金雷 张建东 责任编辑:三千世界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条款 | 广告服务 | 站点地图 |
 许可证编号:3112006002 沪ICP备09025212号 沪网文[2014]0028-028号 营业执照信息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中国文明网 上海青年公益门户网站 放心搜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09号 服务举报电话:52122211-361